恒行登录

恒行登录

莎朗斯通只得灰溜溜地离开活动现场,她的经纪人和保镖都一脸颓然,恐怕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莎朗斯通居然会当众那样说。

    卢冲看到这一幕,有点喜大普奔的感觉。

    走着走着,天色有点黑了,卢冲和刘晔、周讯、刘杰商量了一下,决定返回酒店。

    返回酒店路上,卢冲又遇到了莎朗斯通。

    莎朗斯通和她的经纪人、保镖走在一起,路上一直在飙脏话,谩骂德国人。

    普通德国人侧目而视,远远走开,不过,有七八个剃着光头穿着黑衣黑裤黑靴子身上纹着奇特标志的德国年轻人悄悄尾随上去。

    两德统一,东德人经历经济倒退,失业率上升,不少东德人失去了饭碗,他们仇视外来移民,认为外国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曾发动多起暴力事件攻击外国人,由此形成了新的纳粹主义,这群年轻人就是新纳粹主义者。

    看样子,这群新纳粹想要打莎朗斯通一顿。

    卢冲真心不想管莎朗斯通的死活,活该这个洋婆子被德国青年扁死。

    不过,他想起莎朗斯通另外一个身份,貌似她跟张嫚玉一样,都是这次柏林电影节的评委,她被德国青年扁死貌似对卢冲并没有任何好处,可如果救了她呢。

    当然,莎朗斯通在那一世后来安然无恙,这一世大概也会是,莎朗斯通刚被那群德国青年打一顿就被警察驱赶了,她安然无恙,继续参加电影节的活动。

    卢冲觉得,如果在警察赶来之前,保护一下莎朗斯通,赢得她的好感,也许对《十七岁的单车》获奖有些帮助。

    虽然卢冲嘴上说不在乎奖项,实际心里还是有点介怀的,如果《十七岁的单车》这次能得到一个奖项,回国以后,就可以宣传得了国际大奖,到时候再来放映一遍,还可以再捞点票房,同时自己的履历上也能多增添一笔,人终归还是虚荣的,需要奖项来证明自己的成就,卢冲也不例外。

    想明白这一点,他让刘杰暂停拍摄,让他们往后走,他一个人,跟在那群德国新纳粹青年身后。

    果然如卢冲所料,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段,那八个德国新纳粹青年一起冲上前,围住莎朗斯通。

    莎朗斯通的保镖和经纪人把她护住,却被那八个德国青年打得满头是血,倒在地上。

    那八个德国青年围住莎朗斯通,被她的美色所慑,大概在用德语讨论,到底该不该辣手摧花。

    就在这时,卢冲远远地看到有德国警察过来,这个时候如果不出手救一下莎朗斯通,就没有机会救她了。

    他赶紧冲进那八个德国青年的包围圈里,抓着莎朗斯通的手,就往背离德国警察的方向冲去。

    有两个德国青年拦着,卢冲腾空跃起,飞起两脚,把他们踹飞,随后趁着其他德国青年嗔目结舌的时候,抓紧莎朗斯通的手,往前飞奔。

    莎朗斯通看她的保镖和经纪人被打得一头血时已经吓懵了,根本来不及问卢冲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凭着逃生的本能,跟着卢冲往前飞奔。

    这几天,卢冲在柏林到处转悠拍真人秀,对这里的地形有个大概了解,带着莎朗斯通往一处树林飞奔。

    莎朗斯通穿着高跟鞋,跑着跑着就崴了脚,卢冲只好把她背起来,继续飞奔。

    六个德国青年把那两个被卢冲踢飞的青年扶起来,八个人愣了一下,看卢冲背着莎朗斯通飞奔而去,一个是美国人,一个是东方黄种人,都是他们新纳粹主义者仇视的对象,他们全都追了过去。

    警察赶过来,将莎朗斯通的保镖和经纪人救起来,再去找莎朗斯通,已经不见踪迹。(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