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代理

杏彩代理

“鹏哥,鹏哥,该你了,要唱什么歌,我给你伴奏。”

    李泽宇从后面一个同学手里抢来了吉他,准备给申大鹏伴奏,加油打气。

    “嗯……那我就唱一首大家可能都没有听过的歌吧。”

    申大鹏直接把李泽宇手中的吉他拿了过来,握在自己手中,沉默片刻,缓缓弹奏起来……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雨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

    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羡慕南飞的燕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啊谁给我答案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

    这是申大鹏最喜欢的一首歌,因为他觉得,歌里面唱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在前世参加完同学会的归途,车里就一直在单曲循环这首歌,回忆青春,回忆美好,再一想到曹梦媛前世和现在的样子,心底莫名的悲伤,声音也带着几分哽咽。

    听着悲伤的歌声,曹梦媛转过头,看着闭眼投入的申大鹏,仔细琢磨着他的歌词,这首歌,是他写的吗?

    是他真实的内心写照吗?

    他思念的人又是谁呢?是自己么?

    那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又是怎么回事,是他知道,高中毕业后即将分离了吗?

    一曲终了,曲终,人却未散,只是,却都带着丝丝的悲凉,连掌声都没有。

    钱小豪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虽然车厢里没有丁点掌声,但是他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很彻底!

    因为,他的眼角,不知为何,泛起了难以言明的湿润。

    李泽宇更是嘴巴张得老大,足以塞进去一个拳头,惊叹难耐:“鹏哥,我咋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有这才能呢?刚才唱的是什么歌啊?太好听了。”

    “老男孩……”

    申大鹏淡淡回应。

    “老男孩?男孩怎么老了呢?以前没听过啊,鹏哥,这是你自己写的歌吗?”

    李泽宇想破了脑袋,确定自己之前绝对没听过这首歌!

    “哦,偶尔在到的……”

    申大鹏含含糊糊的回应着,虽然他是个重生之人,但是他还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把别人的东西说成是自己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