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注册

恒行注册

“算你有口福!”

    “那是当然,我命好!”王雪莹得意的晃晃脑瓜。

    进到屋里餐厅,没有其他外人,只有申大鹏的爸妈、小姨、小姨夫,当初送申大鹏去京城的火车站台,彼此都见过,虽然不太熟悉,但因为王雨莹的关系,也算不得陌生。

    王雪莹挨个人问好,随后眼睛就盯住了满桌子的饭菜上,再也移不开目光,溜肉段、香辣肉丝、红烧带鱼、红烧排骨……

    明明都是些普通的家常菜,可是在一天没吃饭的王雪莹眼里,每一道都是珍馐美味,明明还没动筷子,好像嘴巴里已经开始尝到滋味了。

    “来来,坐吧,都是一家人,就别客套了,雪莹,来阿姨家吃饭可不许装假,一定要吃得饱饱的,听到没?”刘凤云本来就喜欢孩子,再加上王雪莹长得漂亮可爱,她自然多了几分亲切。

    “阿姨你放心吧,对于吃,我从不装假!”王雪莹虽然馋的流口水,但她还是懂礼貌的,等到大家都在位置坐好,她才坐下。

    “雪莹是饿了吧?那就快吃,趁热吃!”申海涛一家之主拿起筷子开动,其他几位也都开吃,倒是申大鹏刚刚从厨房里回来。

    王雪莹举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红烧排骨,正要往嘴里塞,却被刚回来的申大鹏从嘴边夺走了。

    申大鹏夺走一块排骨,递回去一杯温水,“外面天冷,吃饭之前要喝点热水,否则凉气留在肠胃里,晚上会肚子疼的。”

    “我知道,我知道!”

    王雪莹凑到申大鹏耳边,极小的声音说道:“女孩子吃太多凉的,容易肚子疼,月经不调,对吧?我都记在心里呢!”

    “……”申大鹏坐在旁边,久久盯着王雪莹灿烂的笑脸,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当时王雪莹还是齐到而后的短发,现在已经是长发,与那时爆款寒流的穿着相比,打扮的也正常了许多。

    想起当时被逼无奈对王雪莹说出‘月经不调’四个字的囧样,申大鹏竟是没控制住笑出了声。

    四个长辈全都诧异的看向了申大鹏,若是平时,哪怕仰天大笑也无所谓,可现在申大鹏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王雪莹呀!

    一个男生,盯着一个女生,还莫名其妙的笑出了声,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此时,就连王雪莹都感觉到有些惊愕,“你是疯了吧?吓唬谁呢?”

    “咳咳!”申大鹏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挠头遮挡视线,短暂平复后,拿起筷子开始了他风卷残云的饕餮大餐。

    “大鹏,你慢点吃,别噎着了!”刘凤云心疼儿子,帮着把红烧带鱼的刺全都挑干净,只把剩下的一块块鱼肉塞到儿子碗里。

    还是熟悉的味道,未曾改变的细心动作,或许这是母亲对孩子的宠溺,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了下意识的举动。

    “你妈妈对你真好!”王雪莹羡慕嫉妒,竟是不顾形象,直接从申大鹏碗里抢夺没有刺的鱼肉,

    申大鹏决不允许自己碗里的美食没夺走,像是护食的雄狮,低喝一声,随后把饭碗抱在怀里,还不停用肩膀去撞王雪莹,希望两人能离开些距离。

    “小气鬼!”王雪莹抢不到,只得作罢,自己夹了带鱼,小心翼翼的挑刺。

    他们俩人都没在意这些小举动,可刘凤云和刘凤霞两姐妹是细心的女人,已经把一切尽收眼底,两个作为过来人的女人四目相对,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同样的想法,两人微微一笑,开心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家都吃了些东西垫底,省的空肚子喝酒难受,申海涛放下手中筷子,举起了一直没碰的酒盅,“来,今天家人聚餐,我提一杯!”

    几人纷纷举起酒盅,王雪莹也凑热闹给自己倒了杯酒,可还没等举起来,就让申大鹏给按下了,“你一个女孩子,喝什么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