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注册

恒行注册

“大鹏,我也觉得……你要做的事情太多,已经完全超出了公司现有的运营规划,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你应该懂,在咱们公司立足不稳的情况下操之过急,一旦某个项目失败导致资金链断裂,后果不堪设想!”

    “更何况咱们公司是依靠制造产业和房地产业生存,这些都是资金回笼相对缓慢的产业,现在食品厂和科技公司还算不错,凭借广告投放的东风,代理销售商涉到了广深,但赚的钱可都是有额定数目的,你不能让小姨为难吧?”

    刘凤霞苦闷的揉了揉太阳穴,这次做生态园区的一期工程,本来预定是想不做旅游业的,因为回笼资金的速度简直是太慢了,有可能资金还没回来,很多有心人就等到了插手时间,大摇大摆的分一杯羹,不过既然自己的亲外甥、公司的实际拥有者想做,她还是选择鼓动大家支持。

    申大鹏继续远眺高山,阳光在白雪中反射,剧烈光线照的他眯起了双眼,“如果国家还想开发林虎市的资源和红林市的农业,这里一定会建造一个机场!”

    “以红林市和林虎市现在的经济发展来看,两三年内,谁若是敢动用几亿甚至十几亿在林岭建造机场,那个人绝对会后悔的!”

    周成民的地产生意并没有做到红林市,甚至都没出静湖市,但作为合格的商人,他也有属于自己的人脉和朋友,官场也好、商场也罢,信息的传输速度永远要比想象中更快,信息量也更大。

    林虎市的资源量不管有多么丰富,毕竟开发了几十年,不可再生资源只会越来越少,所以当国家开始逐步重视环境保护的同时,也把资源开采进行了细致规划,年产量的逐步降低,意味着林虎市恐怕再也没有往昔的峥嵘岁月了。

    至于红林市更惨,一山之隔,还不及林虎市gdp的一半,几乎年年省内有名的贫困之地,除了道路不通无法开采的上林资源,也就剩下农民辛苦耕耘的作物,但想要指着玉米、水稻增加财政收入跟工业城市媲美,简直痴人说梦。

    两个地级市的未来都没有明确发展规划,申大鹏却要在两市山峦的边界兴建机场,不是自讨苦吃、自讨没趣,又算是什么呢?

    “你们说……这里盖的家庭式别墅会不会有人买?”

    刚才都是周成民和刘凤霞在自说自话,申大鹏半天没理会,一开口竟是没回答关于机场的问题,而是家庭式别墅的未来,简直让人摸不清头脑。

    “跟你说机场的事,你怎么又聊上别墅了?你这脑袋瓜子里,到底想什么呢?”刘凤霞似有埋怨的点了点申大鹏的脑袋,无奈的瞥瞥身旁的周成民,后者自然也是尴尬至极,苦笑着叹了一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