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注册

恒行注册

“机场的事我就是说说而已,没钱、没人,我也知道是不可能完成的项目,只不过现在国家放开了民航相关的政策,肯放手允许私人企业入股,我总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如果手里资金充足,绝对是个长远发展的大项目。”

    公路、铁路、海运、航站,谁都知道这其中的年利润只能用一堆堆数字代表,可这些都是国家掌控的领域,私人根本无权插手,现在国家在民航领域开了先例,这就是一块到嘴边的肥肉,谁有能耐咬上一口,就是满嘴流油。

    只可惜申大鹏自己也清楚,公司虽然已经运作了一年,但能够变现的资金的确有限,更别提相关的技术人员和上层人脉,他们更是一无所知、一无所有,想在别人嘴边抢肉吃,他们还没那个能耐,至少现在是没有的。

    时机已到,奈何实力不济,既然苦苦而求不到,又何必强求,不如尽全力把握住可以掌控的现实,而今的生态园区便是让公司在省内,乃至是在国内一鸣惊人的最好机会,连锁酒店、餐饮集团能否成功,如今的一步棋至关重要。

    “不过……既然不是现在改操心的事情,还不如把眼前的生态园区做好!你们觉得,建好的别墅应该销售吗?还是都留着做园区绿色生态旅游的出租屋?”

    申大鹏把目光所及的地理位置牢记于心,转身往车里走,周成民和刘凤霞俩人一左一右并肩跟着,却都没有说话。

    在他俩看来,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来年三月份动土松缓之后才能开始动工,酒店、别墅、公寓加起来的工程量,就算是几个建筑队同时施工,也得是两年甚至更长的工程量。

    如果再算上设计、开发、搭建旅游线路和无污染的农牧养殖,时间起码也要三四年,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现在提起三四年以后的事情,为时尚早,更何况费钱、费时、费精力的旅游业到底要做成什么样,大家心里还没有太多想法。

    申大鹏没有得到回应,只得钻进了车里,刚一进去就感受到让人慵懒的暖风,赶忙把手凑到空调气孔暖手,稍有缓和后,连连不停搓手,正要给自己的耳朵也做个保暖,却发现已经有一双手贴了上来。

    申大鹏向身侧微微一瞥,见是王雨莹,而是还正在拎着他的两只耳朵晃来晃去,看上去动作有些粗暴,但他感受得到,王雨莹根本就没有用力,摇晃只是掩人耳目,替他暖耳朵才是真正在做的事。

    “嘿,申大鹏,我发现你是不是傻?人家都夏天剪短发凉快,冬天留长发暖和,你脑子缺根弦,非要与众不同?”

    “不是你说的,我头发太长了,影响形象?我也是个追求完美的少年,还不让臭美了?”感受着耳垂、耳廓传来的细腻与温暖,申大鹏稍有向往,女人的水一般的绕指柔,纵是钢铁也难以招架,更何况他一个‘早熟’的成年人。

    “不过话说回来,冷是冷了点,你这新发型还真挺帅的,至少比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顺眼多了,一年多的时间,不管是人还是事,变化都挺大的。”王雨莹嘟着嘴、鼓着腮帮,香气流连在微笑中轻轻吐出,似有万千感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