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登录

恒行登陆

“人嘛,总是要有些变化的,只不过我变帅了而已,哈哈!”

    申大鹏少有开玩笑的时候,也少有笑的如此灿烂,从自己包里找出带来的dv,开门又出了车子。

    申大鹏从车里出去的时候,恰好周成民和刘凤霞进来,俩人还茫然的望着,王雨莹却身手敏捷的跟着一同钻出了车子,“你又要干什么去?”

    “把这皑皑雪白的美景录下来,你看远处的山路,像不像盘树的螣蛇?”申大鹏手中举着dv机,仔细缓慢转身,收录身前眼下的一切风景。

    正认真盯着屏幕中白茫茫的一片,突然,画面中多了一张毫无瑕疵的美丽脸庞,明眸皓齿,粉黛遮面,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微笑异常诱人。

    一时,申大鹏愣在了原地,眼中兴奋又迷茫,感慨中带有失落,dv机没有停止录制,另一只手把王雨莹的脑瓜推到了一旁。

    “怎么样?我跟这里的美景相配吗?快来,给我好好照张相,算是我没白白浪费时间来一趟。”王雨莹接连退后了几步,回头看看身后高耸的山峦,找了最好的背景,摆出标准的微笑和剪刀手。

    “我在办正事,你捣什么乱,年纪也不小了,还跟个疯丫头似的。”

    ‘疯丫头’三个字是申大鹏脱口而出,可刚刚说完,脸上的笑容就收敛了许多,而镜头中正笑得灿烂的王雨莹,更是笑容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几分失落。

    “是啊,我已经是公司大股东之一,应该顾忌自身的形象,不能像个疯丫头似的随心所欲了,呵呵,说起来,雪莹还是幸运的。”

    在王家,‘疯丫头’三个字许多年都是王雪莹的代名词,从小到大,从母亲离开之后,随着时间推移而愈演愈烈,家人能够做的除了陪伴,也只能是纵容。

    直到在圆梦酒店包房里,王雨莹听到自己妹妹喜欢申大鹏的消息时,她才发现,她心底里无条件的纵容和退让竟然有了底线。

    剪刀手变成嵌入血肉的指甲,没有伤口,没有流血,但却痛彻心扉又难以与人诉说,她是姐姐,理应照顾、谦让妹妹,可涉及到感情,涉及到申大鹏,为什么就无法在劝说自己全身而退了呢?

    “她当然幸运了,没心没肺的丫头,怎么样,这些天乖点了没有?”

    雪花纷飞,皑皑白雪,总是申大鹏感性一面中最澎湃的存在,好像他身边的女生,都有一分冰天雪地中的回忆,雪明明是冰凉,追忆去有几分热切与甜蜜,像是感性与理性的交织,苦与甜的汇聚。

    “乖?这个字跟她是没有缘分喽,不知道这丫头天天搞什么鬼,好不容易回来了,又不回家陪我爸,风风火火的往外面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