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开户

恒行开户



    斜阳泛黄,在山与天的交接处踟躇不愿落下,余晖洒在倾覆的白雪之上,仿佛盖了一层金黄的纱幔,黄白交错,树影叠叠,几只不懂南迁过冬,又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空中叽喳,景色由静改为动态,又平添了几分别致。

    申大鹏dv机中最后一个镜头停在头顶,寒冬的低温没有打败他,却击败了他手中的dv机,低温下的电储量不足,几声滴滴警告,不等犹豫就自动关机了。

    不经意瞥见远处河畔边似乎有野兔在觅食,赶忙掏出手机录像,可惜像素实在太低,手机屏幕中,除了白茫茫就是茫茫白,根本看不清楚那只警惕四周的可爱野兔,只得长吁短叹的将dv机装好,感慨一句,“浪费了美景!”

    宝马车在路上左躲右避,幸好从生态园区回是红林市里的这段路并不艰难,可是纵使开车的周成民技术不错,仍是无法避免颠簸。

    申大鹏一路少言寡语,大部分时间都是愣神看着窗外荒凉的白雪与农田,大家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也可能是坐一天的车有些乏了,都识趣的没有打扰他。

    李泽宇更是过分的睡着了,呼噜声扰的王雨莹心烦意乱,却没能打扰到申大鹏,最后还是王雨莹不满的轻轻扇了一巴掌,李泽宇才从梦想中恍惚醒来,睁开眼迷茫的眨了眨,“嗯?到市里了吗?那个……光明路上富阳烧烤,去那吃吧。”

    “吃吃……吃你个大脑袋,你口水都淌出来了。”王雨莹假意嫌弃的往旁边凑了凑,还不忘演的好似真有口水一般,在李泽宇的衣服上蹭了蹭手。

    “啊?嗞溜,啧啧!”李泽宇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并没发现有口水,这才意识到被耍,不过他又不敢因为被吵醒跟王雨莹耍脾气,只能继续保持相对憨厚老实的笑容,偷偷在心里嘀咕几句有的没的牢骚。

    刘凤霞把一切尽收眼底,微微一笑,感慨年轻真好,不过眼神却忍不住看向申大鹏,自己这个外甥,今天的表现总觉得有点奇怪,作为一个成年人,她心里有些猜测,但是车里人多,不方便询问。

    刘凤霞看着外甥的样子有点心疼,明明是应该享受青春、洋溢希望的年纪,却要为了公司发展而步步为营的思虑,还有那段说不清道不明、又没办法兑现的爱恋,着实太折磨人了。

    刚才与曹新民见面,至始至终都没有提到关于曹梦媛的现状,甚至连‘曹梦媛’三个字都没有提及,那得是怎样的小心翼翼,又得是多么的诚惶诚恐,无法相见已是心中苦楚,连说都不能说,岂不是痛彻心扉?



相关文章